海角天涯,招之即来

海角天涯,招之即来

我外婆说,我舅舅小时候性子很揪。跟我外公吵完架,就把眼镜布塞眼镜盒里,拿几本书塞进书包,气哼哼的出门,在门口还会吼一声:我这就去美国!再也不回来了! 外婆说,每到这时,她就叹一口气,走进厨房。打两个鸡蛋,坠在碗里的面粉...

带白蘑菇回家

带白蘑菇回家

(文/毕淑敏)爱吃蘑菇。 到青海出差,在幽蓝的天穹与黛绿的草原之间,见到点点闪烁的白星。 那不是星星,是草原上的白蘑菇。 从鸟岛返回的途中,我买了一袋白蘑菇,预备两天后坐火车带回北京。 回到宾馆,铺下一张报纸,将蘑菇一柄柄...

你失踪了会惊动谁

你失踪了会惊动谁

小区电缆坏了,看不了电视,上不了网,连手里的小灵通也耗尽电量没了信号,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被扔到了深海的孤岛上,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。 出去问了问,坏掉的电缆三天才能修好。索性安安心心买了一大包蜡烛和足够三天用的方便食品,回...

《关于爱情的三种答案》叶倾城

《关于爱情的三种答案》叶倾城

清晨,我被电话惊醒,那端是相熟小女生激动得微喘的声音,一声声清嫩如窗外初生的新叶:“我知道,我知道是什么了。就是他用双手捧来的那一束玫瑰,血一样红,岁月一样永远,而生命就是一千个春天的组合,从一朵玫瑰开到下一朵。”隔...

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

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

(文/鹰影)福州大雨,蜷缩在400元每月的小“监狱”里看电脑上播的电影《双人床条约》。这几年来我很少哭过,但是,或许有关离婚的话题勾起了我关于“中最的”的回忆,从心理学角度上讲,这个命题也许触痛了那个被我掩埋的心灵阴影。...

一小时吃两顿饭

一小时吃两顿饭

发现最近有点不对劲儿。以前下班他都准时回家,可最近每天回家都很晚,问他干什么去了,他总说加班。最初还相信,可哪有突然天天加班的道理。更让她不放心的是,以前男人最喜欢吃她做的饭,每顿都要吃两大碗,可现在只能勉强地吃一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