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,我想你了

亲爱的,我想你了

(文/文余沧海悲红叶)阳光透过叶隙洒下光明的圆点,斑驳的映在厚草地上。风从树的那头吹到这头,轻柔的阳光,一束束在身上摇曳。走道旁的壁上的爬山虎喃喃的低语。有的垂到地上,在午睡呢。 细膩而悦耳的,是你的声。可爱而悦目的,...

那段学校里的友情

那段学校里的友情

宁静的校园,微风拂过,一个人站在操场,却是如此的悲伤。曾经的年华,都经不起时间的冲刷。那段纯真的,又有谁会铭记,也许是一个人自作多情罢了,又或许是在对你们深深的思念,放不下那段,放不下那份青春。 挥之不去的悲伤,却带着...

沈奇岚:无论何时,年华都盛开

沈奇岚:无论何时,年华都盛开

题记:年龄从来不是界限,除非你拿来为难。人生需要规划,但是意外总是会到来,与其强求某时某刻达到某个目标,不如顺其自然。当然不是听天由命,而是听从心的方向,去做到最好。 嘿 你叫我姐姐,其实你比我还大呢。 我理解你的为难,...

他们的爱好不功利

他们的爱好不功利

初到美国读本科的三个多月,感触颇多。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美国学生对某一事物的热爱。记得有一天晚上,学校有一个学生主办的小型音乐派对,有很多学生弹吉他弹钢琴。 吧吧都是创作的词曲,边弹边唱;也有即兴上台演唱的,整个房间的气...

我以为这就是爱情

我以为这就是爱情

友情提示:《我以为这就是》重口味,唯美派慎入哦! 5岁的时候电视上演红楼梦,一大家子姑娘媳妇儿成天价围着一个唇红齿白的公子哥转腰子。有人吃醋有人嗔怪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。大纨绔宝二爷人称混世魔王,女先办了袭人,男又玩了秦...

你说,我在今天等你

你说,我在今天等你

2012年1月19日,龙年的新春临近时,陇原大地喜降瑞雪,天地上下一派祥瑞之气,预示着2012年注定风调雨顺、和谐。 ——题记 你说,我会在一个雪花飞舞的日子里等你,等你。我说,那我一定会来看你,看你。 寂寞了将近一个冬季,浮华的人们...